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偃者道途 > 《偃者道途》 第三卷 东出泷国 第74章 疯狂

《偃者道途》 第三卷 东出泷国 第74章 疯狂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偃者道途,ad990.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或许那齐大师和飞舟拥有者都明白这个道理,但却觉得,能够通过加大压榨力度挣取差价,所以就算消耗加大也无妨。”

    “对许多势力而言,飞舟消耗是公中承担,可以报销,这就不用计入成本之中了,损公肥私乃是常规操作。”

    李尘见了这般的设计,一时之间都不知该说背后之人究竟是聪明还是愚蠢了,这是身为偃道大师也无法评判之事。

    世间本来就有许多这般之事,若不能看穿其背后利益和感情纠葛,根本无从判断。

    “你们这些懒骨头,没吃饱饭还是怎的,都打起精神来,麻利点儿!”

    看到这些人无精打采,如同木偶一般干活的情景,掌舵使顿时又是一阵气恼,怒声喝骂道。

    不过,或许是连他自己都明白,这些纯属废话,很快又自动消停下来。

    “这些贱奴!”掌舵使带着一丝气愤,“天天好吃好喝供他们,就知道偷懒,真是一群贱骨头!”

    李尘懒得理他犬吠,把目光投在场中道:“这处地方好像挺热的。”

    掌舵使道:“胡公子明见,这处地方原本应是动力核心专用的检查室,靠近灵元炼炉的所在,你看,炼炉运转和融炼铁材难免产生热气,虽然有法阵禁制冷切,但一时半会也难以消散。”

    李尘道:“难怪如此,这些奴工也又累又渴了。”

    掌舵使道:“不必可怜他们,这些人大多体质胜于凡民,甚至还修出法力,成为了炼气前期的存在。”

    话虽如此,李尘见这些奴工长年累月在这样的环境下劳作,个个变得身材精廋。

    其中一人早已汗流浃背,闷着声举锤敲打剑胚,以百炼精钢的手法将其材质锻炼得更加紧致。

    这是低阶学徒的炼器手法,接近于凡间工匠的打铁功夫,如若换成真正偃者铸工,起码应该运用法力,而非蛮力才是,改变物性的效果也会更好。

    但真正让李尘注意到此人的并非他的手法,而是其内心深处的黑暗。

    李尘能解脑读心,又兼修儒道世事洞明之法,注意到其精神波动充满了绝望之感,一团浓密的阴影笼罩其心灵,正在逐步把理智吞噬。

    一个人维持其生机,最重要的就是求生本能,还有存在于这世间的羁绊和意义,但在这团黑暗阴影的笼罩下,似乎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了,他只想毁灭自己,也毁灭眼前所见的一切。

    李尘不动声色的观察了那人几眼,却见其举着剑胚,走向装满特制淬火油的水箱。

    嗤!嗤!

    大量白烟从烧得火红的剑胚上面冒了出来,四周充满古怪的味道。

    掌舵使掩鼻道:“胡公子,请。”

    李尘点了点头,跟随掌舵使和管事参观其他地方,这处环境恶劣的舱室就算是看过了。

    对此守卫们和奴工也见惯不怪,但凡飞舟内来了贵人,总是难免四处走走看看,毕竟星空漫漫,旅途又枯燥无聊,总是在舱室内闭关潜修也不是个事。

    就在这时,麻木劳作的老韩突然把水箱一翻,铁钳夹着的剑胚也如同暗器,狠狠砸向守卫。

    猝不及防之下,门口的守卫竟然没能躲开,哎哟一声就捂着鼻子弯下了腰。

    “老韩,你疯了?”

    “你要做什么?”

    众奴工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呆了。

    老韩跳上锻造台,披头散发,状若癫狂,哈哈大笑道:“老子不想活了!”

    说完,直接就往炉口一跳。

    这处地方极不符合安全规范,原本不应有直接通往灵元炼炉的开口,竟然为了方便而有所出现,还是在奴工们可以轻易接触之地。

    他整个人都掉了进去,转眼功夫就被烧成灰烬。

    但其身上,也不知道是精金还是其他材料的东西留了下来,连同着残骸黏连在炉壁,亮起一片不正常的暗红色光芒。

    掌舵使和管事闻讯赶了回来,听完禀报,简直快气疯了。

    “这人到底怎么回事,自己找死,就为了恶心我们一把?”

    “竟然还带着那么一大块精金往下跳,你们都瞎了不成,看不到他偷带东西?”

    守卫们被训得无话可说,实则是此间人多手杂,管理混乱,最多也只能检查往来出入有无携带违禁物品,作坊内取用灵材,方便锻造,哪里注意得过来全部小动作?

    很快,一名似乎是器道高手的随舟管事也赶了过来,询问详情之后,套上避火衣靠近炉口看了一会儿,满头大汗道:“的确是精金,那一大块融在里面,着实不好取出来,时间长了,怕是得掉进更深处去!”

    掌舵使恼然道:“我不想听这些废话,现在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管事道:“必须停机检修。”

    掌舵使暴躁道:“就不能隔空取物掏出来?”

    管事为难道:“大人,这可是飞舟炼炉!其实除了掏出杂物,还得详细检查一遍才行。”

    飞舟炼炉乃是四星起步的造物,运作期间产生的灵压和热能,筑基修士都无法承受,结丹修士也无法轻易把神识和法力探入其中。

    但若置之不理,精金不会无故消失,如若在里面形成了金煞,短时间内还不会出什么事,但运气不好被高压一喷,立刻就要如同剑修所拥有的庚金剑煞之类的法术把炼炉洞穿。

    而且,还不是一两个小孔,而是如同筛子。

    到那时候,高压的灵元就会倾泻而出,把整个飞舟瘫痪掉。

    这种高技术的东西,也不是粗暴敲打或者掏弄就能修好的,必须找个机会全面检修一番,来来去去,费时费力不说,还得额外掏出一大笔钱财。

    说来说去,都是耍小聪明进行改造所导致,这种炼炉已经不再是全封闭的了,在灵压平衡的区域开个小口,看似精妙绝伦,实则带来无限隐患。

    李尘站在门口看着,面无表情,心中却暗叹一声。

    他也没有想到,那人会作出如此疯狂之事。

    但细细想来,却又不足为奇。

    人的理智原本就脆弱而不可靠,一个人丧失了理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 偃者道途,ad990.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