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偃者道途 >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66章 客卿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66章 客卿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偃者道途,ad990.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众人更感兴趣的还是各种灵材和拿到手就可以利用的神通机关器,或者战斗傀儡。  但这些东西,大多都是稀缺之物,凤鸣竹和由任之等人已经盯上,已经入驻允山谷,作为供奉长老的甄濯等人也视之为禁脔,不会轻易吐出。  只好是在那些法门和知识方面下功夫了。  那些东西虽然见效甚慢,但于偃者而言,也是极具价值之物。  虽说当中真正的秘法传承和绝学部分未必能够流传下来,但罗长山精研此道,毕生心血之中,也蕴含着远超市面上所能见到的任何通传法门和百工之术。  这些东西,将会由长老会整理归档,然后共享给在场参与瓜分盛宴的每一位筑基高手。  等到众人走出密室,已是正午时分了。  这一日艳阳高照,蓝天白云之下,原本就钟林毓秀的允山谷显得格外清灵,众人都各自得了不少利益,自觉不虚此行,走动之间,不免谈笑风生。  彼此之间的气氛,是和谐而又友好的,就连分出去不少利益的甄濯三人都不觉有亏。  毕竟是慷他人之慨,他们原本都是草莽散修,如今骤然得到如此基业,还处在如同暴发户的豪迈心态之中。  就在这时,众人仿佛心有灵犀,突然同时把目光转向一旁。  却见道路旁,一名年纪在七八岁之间的孩童身着缟素,似乎痛哭过一场,正双眼通红,如视仇寇一般愤怒的看着众人。  甄濯被他目光刺得有些不舒服,不由得自嘲一笑,开口问道:“小娃儿,你在这里作甚?你家大人呢?”  孩童小小的拳头攥得紧紧,道:“坏蛋,你们都是大坏蛋!”  “嗯?”甄濯闻言面色剧变,只是一个眼神,那孩童就如遭雷击,啪嗒一声摔倒在地。  “呜……哇……”  泪水如同断链的珍珠,不停的掉落,孩童哇哇大哭。  甄濯顿觉自讨了个没趣,冷哼一声,一言不发就走掉了。  众人暗感好笑,但同时也生出几分疑惑。  “这是哪家的孩子?”  “此子有怨望,稚童如此,其幕后令人深思啊!”  李尘才不管什么深思不深思,他看了看天色,就和其他几名满载而归,想要离去的修士一般,向林江,莫月河,凤鸣竹等人辞行。  他如今得了不少好处,正要回去住所,跟老何,老乌一起商量如何发展基业,赚取资粮。  ……  三大供奉之一的林江没有看笑话的心思,在众人相继离去后,仍然没有离开,而是问身边陪同的允山谷门人:“你知道他是谁么。”  那允山谷门人汗如浆出:“是,是三师兄的孩子……”  林江微怔:“三师兄?”  他口中的三师兄,是允山门十大真传当中的一名弟子,素得老祖喜爱。  林江想了想,对此人似乎有些模糊印象,当时他也在灵堂,就跪在庞正廷身后,作为家属答礼。  林江冷冷笑道:“他是否叫做杜昰?”  允山谷门人道:“是。”  林江道:“好一个允山门人,好一个三师兄,真当我们是仇寇么,那好,我就让他见识见识仇寇的手段!”  允山谷门人闻言大惊:“林前辈……不,林长老,还请恕罪!”  林江突然一伸手,一股如同虹气的光芒笼罩孩童,如同巨蟒缠身,呼吸之间,又再放开,那孩童便被震伤心脉,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林道友。”  “林长老。”  “这……这……”  几名允山谷门人都大吃一惊,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拿黄口小儿立威。  林江一拂袖,对旁边战战兢兢的允山谷门人道:“我没有杀他,不过若无筑基法力驱散治愈,一日之内,此子也必死无疑,你去告诉你那三师兄,今夜子时之前,跪在灵堂之外大门口直至天明,以作谢罪,否则的话,就休怪林某无情了。”  “是,是。”允山谷门人连忙应道。  连忙分出一人抱起孩子就走,另外一人则拔腿往灵堂方向跑去报讯了。  但不久之后,林江没有等来道歉,只等到了一名年轻弟子的破口大骂。  “堂堂筑基,伤我小儿,算什么英雄本事!”  “林江,你给我出来,速速救治我儿,否则我定让全天下都知道你的无耻暴行!”  “林江,你给我出来……”  “唔……你们干什么?你们这些叛徒,难道要与外人一起瓜分老祖的产业吗?”  “放开我,放开我……”  大堂中,林江听着外面隐约传来的吵骂之声,面色铁青。  “这个混账东西!”  他啪的一声,重重拍在茶几上。  大堂上,已经进入供奉长老状态的甄濯面色阴沉,道:“看来有人是把我们当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家奴仆役了,真当我等堂堂筑基,是任人欺辱之辈么?”  林江问道:“甄道友,你待如何?这次可不仅仅只是我一人之事。”  甄濯看了看莫月河,见他神色肃穆,一副面色难看的模样,冷哼一声,霍然起身向外走去。  “啊……”  片刻之后,一声惨叫从外面传了进来,所有纷争与叫骂豁然停止。  甄濯的声音响了起来。  “尔等听着,允山门三弟子杜昰里通外敌,意图污蔑新任供奉,行违抗长老会之事,现已被我当场击毙!”  “其家门上下人等,俱同此罪,予逐出门墙,限一日之期迁出内谷!”  “直系血亲眷属,一应人等,株连杀之!”  “凡有同情藏匿,求饶请恕,抗命不遵者,尽同罪而处!”  “你们几个去执行,剩余在场人等,俱为见证,不可有一人置身事外,办完之后,回来向我等禀报。”  不一会儿,脚步声去,甄濯再次回来,林江才刚刚再泡一壶香茗,亲自给他斟上。  “甄道友真是雷厉风行,不过对付如此不明事理的怨望小人,还真就只能如此。”  莫月河幽幽说道:“有些人,说理是说不通的,还得是刀剑和法术好使。”  林江赞同道:“此等门徒,不思留存有用之身复兴门派,却敌视我等,当真失智啊。”  两人说到此处,尽皆摇头叹息。

    手机用户请浏览 偃者道途,ad990.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