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偃者道途 >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42章 齐悦天之请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42章 齐悦天之请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偃者道途,ad990.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一番交谈之后,两人各藏心思,但总体来看,还是宾主尽欢。  李尘随即起身,与凤鸣竹一起回到前庭,与其他人会合。  乌丁不知从哪里游荡过来,见着李尘出来,眼前一亮,凑过来关心道:“你到哪里去了?”  李尘道:“没什么,与那凤鸣竹细谈一番而已。”  “对了,那凤鸣竹似乎有意提出供奉邀约,为凤家再谋百年基业,老乌,你怎么看?”  乌丁冷笑道:“这件事情,很早以前就听人说了,以宿阳凤家如今的状况,也的确需要一名真正的长期供奉,坐镇家族,遮风挡雨。”  “但他的这些话不知对几人说过,可不要觉得他就诚恳真心,非你不聘了。”  “而且,供奉长老何等重要,交浅言深,必有古怪啊!”  李尘道:“有理,我也是这般想的。”  “如果那凤鸣竹真有此意的话,至少得暗中观察几年,尽心结交,才试探着提出此事,而且出手就是真正的重利,而不是像如今这般,连人都才刚刚认识,就空口白牙来许诺。”  “这般作为,倒像是忌惮我这个陌生筑基更多一些。”  乌丁道:“不过主客强弱,都是可以转变的,那凤鸣竹再厉害,也只不过是个筑基后期而已,活着尚且还能压你几分,若真死去,仅凭安排的后手又能做到何种程度?”  “你若有意,完全可以把他给出的饵食吞下去,藏在里面的钩子吐出来嘛。”  李尘笑道:“老乌你这不会是四处招摇撞骗总结出经验来了吧?”  他这时候才想到,乌丁经常作奇人异士状,被供为上宾,也是换过几个东家的。  除遭遇自己那次翻了车,其他时候,可都是好好的连吃带拿,享尽荣华。  他才是混迹江湖的真老哥。  乌丁听到,也不着恼,反而得意洋洋:“小老弟,不是我吹牛,要说修炼上进,晋升筑基,我不如你,但混迹江湖,吃香喝辣,你还是不如我啊。”  “你不管答应他也好,不答应也罢,都得先包装包装自己,作出一副世外高人,不与纷争的姿态来,一来是待价而沽,二来也是减小自己的威胁之感。”  “至于提高身价,你这些日子已经做得很好,‘东边来的画皮师’是个不错的设定,既有资格混入当地草莽筑基修士的圈子,又不至于咄咄逼人……”  “你不要太关切那个凤鸣竹,没准几年后那老家伙都自己老死了,换成他子孙后代,病急乱投医,就求着你去当供奉了,到时候崽卖爷田不心疼,什么功法秘籍,天材地宝,也有得你挑啊。”  “嗯?”李尘听着,自动过滤了乌丁咒人早死之类的混账话,但却注意到了崽卖爷田不心疼这几个字。  确实如此,与其拿拥有筑基修为,但却没有几年好活的凤鸣竹作对手,不如拿凤家的子孙作对手。  他们可比凤鸣竹本人好对付多了。  李尘心中已经惦记上了凤鸣竹手中的神通机关器和相应的阵道知识,当下也带着几分兴趣,在一旁坐下,看起凤鸣竹交给自己的东西来。  “哦?这资料还挺全的,的确是阵道的知识无疑,只可惜大多都是重复《偃门全书》当中的所述,只不过是做些炼气层面的拓展。”  “利用此物,或许可以摸索出一些门道,但效率太低,神通法术的威能都有限。”  怎么说……  感觉这东西就和自己过去上交造化宗的“群蜂之术”那样,是属于炼气层次的知识,也是阵道的前置根基。  但李尘曾经自创“符文”,这部分阵道知识,大多已经掌握了。  它们都是公开刊行的通用知识,好在凤鸣竹所收集,胜在全面而广泛,倒是也有几分价值。  这个时候,坐在旁边喝酒的乌丁突然提醒道:“那位绮山谷谷主过来了。”  李尘其实也有所感应,闻言转头看去,果见一具黑蝎傀儡正缓缓从另外一边爬了过来。  这蝎子尾钩高高翘起,斑斓的油光在其表面闪烁,漆黑之中,反射着如同彩虹的颜色,李尘看着,都不免担心往来路过的侍者或者他人撞在上面,当场暴毙。  显然别人也有这样的担心,远远看着,都尽可能避开。  一个混沌的传音由神识印入脑海:“李道友,我这边有一单委托,还望你能巧施妙手,为我画皮!”  “嗯?为你画皮?”  齐悦天再度神识传音:“道友,我在此提一下自己要求,你看看是否能够做到,并开出合理价码即可。”  李尘已经在宿阳打出招牌营业,靠自己摄形画皮的本领谋生,自然不会拒绝这种接取委托的机会,于是欣然同意。  齐悦天似乎踌躇起来,好一阵才道:“实不相瞒,我只想要最简单的修饰效果,能够出来见人即可,并不在乎变作他人样貌或者其他什么。”  “不过我的情况有些特殊,我的容貌,是被奇毒毁去。”  “我曾求医问药,遍寻多位高明画皮师尝试画皮而不得,但每次施术过后,不消片刻,即行腐蚀……”  “哦?竟然还有这等奇事?”  李尘心中微动,旋即却又想起,这似乎也不足为奇。  “这齐悦天是修炼毒道的,以前我得摄形画皮秘法时,就曾有过一门叫做腐泉之毒的秘方供我选择,差点也踏上了同一道途,不会就是这般的原因腐蚀肌肤吧?”  玩弄剧毒之物,难免受害于此,正所谓毒人先毒己。  李尘想了想,道:“按理说来,你应寻医道秘方,彻底除根才是,单只依靠画皮之术,并不能够解决问题。”  齐悦天道:“道友听我说完,我也知道此理,所以一直以来,都在寻此解决之法,但寻得几样,都有可能消除我血肉与元气之中的毒性,与我功法相违,而短时间内,又难晋升结丹,寻得更多解决之法。”  “不过数年之前,我机缘巧合,得一‘光阴之水’,或可通过神秘的宙道法则,把画皮状态永久固定,如此一来……”  李尘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偃者道途,ad990.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