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偃者道途 >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40章 神通机关器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40章 神通机关器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偃者道途,ad990.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平心而论,由任之在自己之后的发言宣讲颇有见地,似乎也没有私藏什么,而是照足道理,一本正经的宣讲。

    但与李尘之前所为相似,他也大而化之,只从高屋建瓴的层面综述宇道道途的种种,却对具体技艺和关键操作只字不提。

    李尘很快收敛有所失望的情绪,变得专注起来。

    对他而言,自己对宇道全无了解,能有这种听取综述的机会,还是颇为有益的。

    一番过后,又轮到了风来岛岛主伏威与绮山谷谷主齐悦天。

    两位筑基修士分别讲述了自己所长的道术,分别是生物改造与毒道,这并不出人意料。

    李尘心中隐隐生出一个念头。

    “若有机会,是否可以尝试找这些筑基修士交换技艺?就是不知道,会开出什么价。”

    这些草莽散修,很大概率不会像两位赵师匠那么大方。

    因为两位赵师匠是学院派的人物,掌握的法门和技艺,也多是得自造化宗的传承。

    他们的本职就是传道于世,乃是造化宗维持统治地位的一部分。

    草莽散修却没有那般的觉悟,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辛苦得来的私人财产,这就得看各人的取舍了。

    李尘这么想的时候,忽然又是心中微动,暗自苦笑:“这不就是谈玄论道的真实目的吗?”

    “大家同道中人聚首,吹水扯淡,聊一聊前沿科技,说一说先进成果,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真正有需要的,自可私下里联络,开出价码,各自交易!”

    他早就听说过这类聚会,实际上和炼气境界的散修们街边拼桌,喝酒打牌,讨论哪里有无发财机会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这时候终于轮到了此间东主凤鸣竹,他开口道:“现在轮到凤某。”

    “凤某所精通者,乃是机关器的制造工艺,而毕生所学之精华,都集中在一张神通机关器的图谱之上。”

    “那我就来简单讲讲,‘八面琉璃火’一物与炎道神通的关系……”

    “咦?”李尘面露讶然,“那东西是他做的吗?”

    这可又是另外的一个小惊喜,神通机关器这种东西,可是高阶傀儡的必备之物啊。

    李尘当下收敛心神,关注起来。

    在他凝神间,自制的辅脑已然自动记录,转化成为神识可阅的数据呈现脑海,李尘可以非常方便的搜索一切细节,以防有所遗漏。

    他这个时候才发现,凤鸣竹当真不愧是老前辈,一番深入浅出的讲解,竟然让他听明白了几分神通机关器的运作原理和构造方式。

    简而言之,神通机关器,可称为微型化的法阵!

    它的本质,与那些山门大阵,挪移法阵并无太大的差别,同样是一树结两果,道理相通之后灵活运用的关键!

    “看来程序才是真大道啊,物理的规则,万事万物的运行,岂不等于天地造化所设定的程序?”

    “之前的符宝,本质也是程序模块……”

    “这么说来……我所创的符文,比想象中价值还大!”

    李尘前世本职就是程序员,不免多想几分,同时生出种种灵感。

    过去小半刻时,凤鸣竹终于讲完了自己的道途内容,对众人说道:“诸位道友,现今我们已经彼此印证了一番所学,不知你们还有什么想要补充的?”

    李尘心中一动,对凤鸣竹神识传音道:“凤老前辈,我想与你详谈,不知可方便否?”

    凤鸣竹道:“当然方便。”

    于是不久之后,众人各自座谈,或召来附近偏厅的其他炼气修士进行交流,李尘却和凤鸣竹一起到了里面的内堂。

    凤鸣竹在堂上指着自己身边的位子,对李尘道:“李道友请。”

    李尘谢过凤鸣竹,坐了下来。

    “凤老前辈,我对你之前提及的神通机关器颇感兴趣,想问下你手中是否有关于此道的论述著作,或者其他可供修习的传道典籍?”

    凤鸣竹意外道:“哦?道友竟对此道感兴趣?你方才也听到了,若要学此图谱,需得拥有一定阵道基础才行啊。”

    他解释道:“无论道纹,禁制,还是更高一级的法阵运用,都得有所掌握才行,此后才能进入到运用法阵调配‘炎龙之阵’,如此才能制作成功。”

    他说到这里,呵呵一笑:“李道友对神通机关器图谱感兴趣,想要涉略,不成问题,但学海无涯,即便穷尽毕生之力去学习,又能学出几分门道?”

    “老夫倚老卖老,说一番自己的经历,其实我本是当地散修之子,幸运得一名过路师匠青睐,收为记名弟子,在他悉心教导之下,继承法门,成长起来。”

    “但是迄今为止,师匠所传数张图谱,我也仅仅只掌握其中三张,敢称精通者,唯‘八面琉璃火’一张。”

    “当然,这数张图谱,其实也是师匠当年精心挑选的,它们涉及不同领域,不同道途的神通法术,制作出来的成品大相径庭。”

    “如若能把数张都完全掌握,可不仅仅只是会制作数件神通机关器那么简单,而是‘数种’,‘数类’……”

    李尘闻言,默然点头。

    类似的道理,赵柯赵师匠早已和他讲过。

    大凡法门,多易懂难精,从入门到掌握,从掌握到精通,根本不是同一层次可比。

    李尘能够那么快学会线吊戏的相关法门,除了赵柯教学水平的确不错之外,更多乃是依赖远超普通少年的学习经验和前世记忆,达到一定极限之后,想要再行深入,恐怕遭遇的阻碍不会比眼前这个凤鸣竹小。

    好在李尘十多年来,也曾于禁制法阵一道有所参研,甚至因为前世经历的缘故,法力性质偏向于此道,甚至有过自行创造“符文”的经验。

    这就算是不俗天赋和深厚根底了,也是他有信心涉略此道的原因。

    他也没有对凤鸣竹解释什么,只是坚持道:“还请凤老前辈成全。”

    凤鸣竹见此,也明白了李尘的决心,却是微微一笑:“法门无价,你若想要的话,除非……以相应的法门来交换!”

    手机用户请浏览 偃者道途,ad990.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