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偃者道途 >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7章 肉猪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7章 肉猪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偃者道途,ad990.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此世民生不发达,凡民修士所穿,多是以百工之术自行裁缝,充其量也只是本城学徒代工制作的成衣,因此型制要么千篇一律,要么各具特色,几乎走在两个极端。

    高端的服饰,更是超脱寻常衣物的范畴,划分在法器法宝一类。

    乌丁的衣服,是他效仿异大陆法道修士所制成的“羽服”,也即是法道崇古,引以为华服的常见装饰,在东胜洲称得上是特色鲜明,极易辨认。

    所谓“星冠羽服”,多见于古修时代神话传说当中的上仙,大能之流穿戴。

    当然,真正的“羽服”乃是宝衣,本身就是堪比法宝的存在,而乌丁的“羽服”,充其量只不过是锦缎所制,稍微比粗布衣裳好些的仿制品而已。

    此世之中,不管粗麻,棉布,锦缎,丝绸,价格都相差无几,修士们也不贪图安逸,觉得后者就比前者舒适,反倒觉得前者容易取材,坚实耐用才好。

    他们是以所含灵蕴的多寡来判断布料价值,因此乌丁的“羽服”,不过是玩笑一般的山寨货色而已。

    不过,乌丁也曾花钱请人在其上加持辟尘,防风,防水,防火多重禁制,已经称得上是半件法器。

    为此,李尘还曾笑话他骚包,硬是把一件普通衣服的底子加持如此多的阵道效果,这钱怕是没得少花。

    不过还真别说,平常乌丁穿起此衣,倒也人模狗样,难怪走到八角堡就能立刻被钱万利待为贵宾,忽悠着来对付他们。

    当时乌丁就言:“小老弟,这就是你不懂了,所谓人靠衣裳马靠鞍,这年头出门在外,你若不穿好点儿,别人怎知你高低!”

    “大家同样都是炼气修士,凭什么让别人高看你一眼,还不就是这些表面功夫?”

    “你不骚包,你也不要穿偃者法衣啊!”

    如今这表面功夫到了别人手里,李尘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究竟怎么回事?”

    李尘向前走了几步,又再仔细观察,再次确认,这件“羽服”的确是乌丁的。

    因为他在此衣的下摆看到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刀口,那正是当初还在八角堡时,自己的战斗傀儡所划伤。

    乌丁嫌缝补起来难看,索性在另外一边同样的位置也开了个小口,自己裁改成如今这般的模样,这点儿改制,对东胜洲之人而言,不过小菜一碟。

    穿着老乌“羽服”的是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年纪大概在三四十岁之间,身边跟着两名小弟模样的喽啰,大摇大摆,招摇过市。

    李尘曾在八角堡生活过三年,一看就知这是街面上的人物,大概是地煞门外围成员一类的坐地虎。

    李尘心中微动,寻了个无人注意的角落,以摄形画皮之法祭运法力,在自己脸上抹了一下,变化成为一名大众面孔的中年散修。

    然后,他身上法衣道纹流溢,如同活动起来,不一会儿,整个身躯便淡薄起来,渐渐消隐于原地。

    李尘走出角落,还能看见那三人的身影,连忙跟了上去。

    他现在已经利用法衣隐去身形,也不好再走街道,免得别人看不见自己,直直撞上来,索性一跃而起,如同大鸟向前滑翔。

    元磁化的法力托起肉身,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没有丝毫重量,不紧不慢吊在他们身后。

    约莫过了一刻时,他们终于走到一个看起来像是民宅的大院前,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黑子,来了啊。”

    “黑哥好。”

    “黑哥……”

    里面似乎是个没甚名气的小武馆,有教头模样的人正在大院里面教导几名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站桩打拳。

    他们是在学习武艺,这是一种通行的修身锻体之法,并不是异大陆正气洲的那些惊天动地的武道通神之法。

    不过在东胜洲,寻常武艺毫无用处,也只有一些街面上的人物和底层的修士会学上几手,用于斗殴或者防身。

    那名穿着“羽服”的男子似乎是个小头目,“哥”字辈的人物,面上含笑,与那些人打过招呼之后,便脱下外衫,站在桩前打起了拳。

    李尘隐身蹲在院墙上面,见着四周并无禁制,又不像有什么高手的模样,便干脆跳了下来,落在院内。

    他下落之时浑身轻飘,如同一根羽毛落在地面,根本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在场这些人学习的都是凡俗武艺,虽然耳聪目明,反应灵敏,但却根本毫无察觉。

    不过李尘心知,一些人武艺练到了家,还是有可能表现出种种神异,他也不小觑这些街面上的人物,依旧暗运法诀,尽力隐藏自己的气机。

    他的全身已然灌注灵血,法力运转随心,通畅无碍,比起异大陆的武道功法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其意志加持之下,整个身躯的气血流转竟然渐至停止,心跳,呼吸,体温,气息都变得弱不可察。

    如此一来,他整个人就如同山石草木,即便有同阶修为的炼气修士到来,也难以发现,更不要提这些明显只有炼气前中期境界的角色。

    众人锻炼了一阵,谈笑起来,但话题多是肌肉,女人,酒菜,听得李尘大皱眉头。

    好在这时,黑哥终于打完拳,出了一身热汗,有个小弟殷勤的跑了过去,捧起他刚才放在旁边的外衫。

    黑哥摆了摆手,笑道:“这件可是好衣服,还是先放一边好了,等我擦个汗再穿。”

    小弟嘿嘿笑道:“这是从那只肉猪身上剥下的法衣?真是赚大发了,没想到找点乐子,都能碰上修炼外道的术士!之前陆爷早就发话,要找个合适的人材,正好抓他回去交差。”

    另一个喽啰道:“说起来,那肉猪可还真他娘的难对付啊,呼啦一下就死了好几个人,要不是黑哥你和陆爷他们及时出手,我们白虎堂的弟兄怕是得全交代在那里。”

    黑哥闻言,得意洋洋道:“那不是,要不是黑哥我眼疾手快,一刀撂倒那傻货,指不定还得再死好几人呐!”

    “陆爷赞我英勇,特意把这件法衣赏给我,正好我缺件战袍……”

    手机用户请浏览 偃者道途,ad990.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