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偃者道途 >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126章 炮制乌丁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126章 炮制乌丁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偃者道途,ad990.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看着李尘把“何髯”收进纳戒,随后策动牙虎,带着乌丁扬长而去,钱万利和吴炉等人俱皆久久伫立,哑然无语。

    李尘飞奔几十里,赶到之前与何髯约定的地方,果见驰道旁的一个陡坡上,老何披着斗篷,身躯微斜,靠着山石席地踞坐。

    他嘴里叼着一根类似烟斗的东西,正在吞云吐雾,如同萤囊的火光在月夜中忽明忽暗。

    见到李尘出现,何髯站了起来,取出烟斗,扬声问道:“事情都解决了?”

    李尘道:“解决了,你在这里等了多久。”

    何髯面露笑意,似乎对李尘如此轻松解决此事毫无意外:“我放得一把好火,也是才到不久,你看这才刚点上呢。”

    说着一跃而起,从坡上跳了下来。

    他行至驰道,召唤出自己的机关兽花豹:“那我们走吧,省得夜长梦多。”

    说话之间,却把目光落在了李尘身后,不由得讶然道:“怎么还带了个人过来?”

    李尘道:“不知哪里来的傻缺玩意,一见我就喊打喊杀,只好带过来了,得了,别装死了。”

    “哎哟……道友饶命,道友饶命啊!”乌丁翻身滚下牙虎,蹲在地上痛苦嚎叫着,连连求饶。

    炼气修士体魄远比常人强大,可右胸被贯穿,也不是什么小伤。

    乌丁是真的晕死了一段时间,才被颠簸震醒,发觉自己被带到荒郊野岭。

    乌丁也是混迹草莽多年的散修老手,并未轻举妄动,而是暗暗调运法力,自疗伤势,好不容易才截住了生机的流逝。

    可他没有想到,自己从始至终都没有机会逃脱,反而等到了李尘与何髯的汇合。

    乌丁这时候惊出一身冷汗,酒也彻底醒了,叫冤道:“我也不是针对道友你,只是寄人篱下,混口饭吃而已啊!”

    李尘冷笑道:“我管你混口饭吃还是混口屎吃,你知道我是怎么对付敌人的么?”

    “呃……”乌丁僵了一下,以他多年漂泊,识人无数的眼光,自然能够看出,李尘是见过血的,不由试探道,“怎么对付?”

    李尘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扒皮抽筋!”

    乌丁抖了一下,弱弱道:“其实道友是好人,这是在吓唬我对不?之前你可没杀那些人,甚至出钱买下商货……”

    李尘哈哈大笑:“同为炼气境,一个人杀那么一大群?到底你傻还是我傻?”

    “而且我又不是打家劫舍的强盗,屠尽凛风谷之人,劫走财货,对我有什么好处,从此沦为草寇?”

    “不过对付你就不同了,你只不过是个外来散修,到了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老古话说得好啊,柿子还是要捡软的捏!”

    乌丁哭丧着脸道:“不用这么针对吧?”

    但乌丁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又醒悟过来。

    “不对,要动手早就动手了,跟我废话这么多干什么?”

    他纠结的捂着胸口,从腰间储物袋里掏出一本线装纸书,谄媚笑道:“李道友,我这雷法传承是侥幸从一名死去的术士遗骸那里得到,还请笑纳。”

    何髯嗤笑一声,道:“可拉倒吧,什么传承会记载在这种破书上?当我们不知,传承真意不著文字,不见经典么?反倒大道本源包罗万象,能以文字作为索引。”

    李尘也没有接这本书,因为他知道,这肯定不是乌丁当初得到的那份传承真意本体。

    乌丁光棍道:“既然你知此事,那就该知道,传承玉简被我融炼之后,便已化作真意,融入我元灵了,你们或许可以试试搜魂夺魄什么的,从我记忆里面提取出来?不过我可不敢担保那么做有用,而且我所承者,也只是一名筑基修士的造诣,根本不值当那么做。”

    李尘自己也是获得过摄形画皮真传的人,自然明白,他所言不虚。

    不过他既然把这家伙带来,自有办法榨取对方的价值。

    李尘对何髯道:“何老哥,帮我打晕他。”

    乌丁大惊失色:“哎,你们想干什么?救命啊……”

    李尘毫不理会,径直来到他背后,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枚形如核桃,通体晶莹的玉质结晶。

    这正是他前些年间在魔域研究所得的“蜾蠃核心”。

    趁着何髯一记掌刀劈在乌丁后颈,巧运劲道,将其打晕,他五指张开,如同蛛丝的法力丝线垂落,牵动对方全身肌肉与筋骨,将其摆成席地盘坐,头颅微垂的姿势。

    李尘五指并拢,掌如刀片,蕴着白芒,一下刺入其脑后骨盖。

    咔嚓!

    一声轻响,乌丁的颅骨就被撬出一个洞口,不大不小,正好供他把蜾蠃核心塞进去。

    李尘指尖再度牵扯丝线,连接在蜾蠃核心上面,然后眼睛微闭,似乎在精心感受着什么。

    不久之后,他突然一提丝线,蜾蠃核心回退挤压,上面的纹路正好完美无比的契合着洞口,卡在了那里。

    李尘把他的头骨片盖了回去,掌蕴白芒,催动生机,便见骨质增生,原本开裂的地方全数愈合起来,也把核心箍得更紧。

    整个过程耗费了他不少法力,做完之后,已是额头见着微汗。

    一旁默默观看的何髯忍不住面色怪异,道:“老弟啊,你这未免也太熟练了吧。”

    李尘见他欲言又止,不禁笑了笑,道:“老哥,我为人如何,这三年间你还不曾看透吗?我这门技艺也是靠着妖魔尸体和手里头机缘巧合得到的尸姬练习出来的,可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修真界没有王法,也没有道德,因为强者就是王法,强者就是道德。

    但散修之间相处,也不希望同伙毫无底线,原本可以托付后背的朋友,变成需要提防的敌人。

    李尘向其解释,是对其真诚。

    何髯点点头,算是认可了李尘这个说法:“那你打算如何处置他?”

    李尘道:“其实我也还没想好,不过此人所学不俗,又是从东海岸那边过来,抓他一起同行,估计会有些帮助,我也是临时起意,一路边走边看。”

    手机用户请浏览 偃者道途,ad990.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