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偃者道途 >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119章 李尘的牵丝术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119章 李尘的牵丝术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偃者道途,ad990.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好家伙,这是整个地煞门都出动了?”

    李尘与何髯走出宅院大门,向四周看去,这才发现街道上不知何时一片灯火通明,大帮地煞门分舵的头目,喽啰,打手,混混都呼朋引伴,跟着几名老大赶到这边来了。

    这是本土地界原本就有的分舵势力,吴炉,卓金钟,陆良,赵有财几个,又是曾为散修高手的一批老江湖,场面还真有几分气势逼人。

    “阴阳怪气,先砍死再说!”

    李尘五指微张,一瞬间,光华大作,两具甲士,两具镰妖,还有一具锐士同时从纳戒里面召唤了出来。

    三年光阴没有在李尘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似乎换注灵血之后,他的容颜与体貌都被凝滞下来。

    但这三年以来,他沉下心来夯实根基,苦修技艺,更把自身出身散修所得的诸多资粮与经验融会贯通,终于算是小有所成,真正成长为一名炼气境界的顶尖高手。

    这是较之以往魔域苦修更为有益的一段日子,身边有赵柯那样的师匠无私指点,更是让他获益匪浅,连成长潜力都得到了大幅的提升。

    此时的李尘,虽然仍旧未能超越炼气之境,但曾经沧海难为水,早已领略过更高境界的天地之后,却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把眼前这些草莽之辈放在眼里了。

    眼前之人虽然来势汹汹,但在他眼里,却只不过是乌合之众,值得重视的,也就那么几人而已。

    但就算如此,真正能够造成威胁的,也一个都没有。

    除非他像过去的左昊那么大意,才会阴沟里翻船。

    “呼啦!”

    “呼啦!”

    只见李尘指节轻颤,如同拨动琴弦的律动之中,两具镰妖挥舞镰刀,径直冲入人群。

    这种战斗傀儡原本就是为战争所生,擅长对付成规模的弱小敌人,一对大镰属于长柄兵器,舞动起来横扫千军。

    两具甲士傀儡则各自挥刀,斩向吴炉和叫嚣的陆良。

    “当当!”

    吴炉和陆良都吓了一跳,但他们毕竟也曾是炼气后期的真正高手,早年猎妖杀魔,大小战斗经历不知凡几,虽然李尘的发难有些出人意料,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召出傀儡抵挡住。

    其中吴炉的傀儡是市面上常见的甲士,但陆良的傀儡,却是一具较为特殊的虫形傀儡,名曰“螳蛛”。

    顾名思义,这是一种结合蜘蛛和螳螂外形特征拼合而成,以两条狭长刀臂为攻击武器,能够有效针对轻甲目标加以打击的战斗傀儡。

    “螳蛛”其实也拥有着类似镰妖的特性,但最大的不同,却是其下半部分为蜘蛛的模样,拥有在各种复杂地形行走如飞,随时随地保持平衡的特性。

    这比起甲士,锐士等等双脚支撑的人形傀儡,移动能力可是强出不少。

    这种多脚支撑的设计,也拥有着类似李尘“水蜘蛛”的改造方向,能把其中多条腿脚改造成为杀人利器,在擅长操纵技巧的傀儡师手里,能够发挥以一敌多的效果。

    果不其然,在抵挡住甲士傀儡的砍击之后,陆良第一时间就往后退去,同时操控螳蛛伸出钢腿,尝试戳刺甲士。

    但李尘以不可思议的反应速度察觉到了他的意图,他明明分心多处,却几乎把螳蛛的一切动作洞若观火,指节轻颤间,攻击他的那具甲士身躯晃动,轻巧而又灵活的避开,复又顺势一跃,再度砍击。

    直到此时,众人才发现他指尖和那具甲士傀儡之间连着一根细如发丝的法力丝线。

    五只手指,分别牵扯五条细线,各自操控不同的傀儡!

    “小心,那是牵丝术!”

    李尘与何髯是赵师匠门客,能施展一两手抽丝驳经秘法衍生出来的牵丝术,乃至完整的线吊戏都不出人意料。

    但吴炉还是没有想到,李尘造诣竟然如此之深,能够同时掌控的傀儡也如此之多!

    何髯抱着手在一旁观战,丝毫没有加入战斗的意思:“呵呵,李老弟可是真正的天才!他在这几年间不但把线吊戏完整学到了手,还别出心裁,结合自身秘法有所拓展,就连赵师匠都赞不绝口,你们哪来的勇气挑衅他?”

    被丝线连着的傀儡似乎多出了一种有别于二星品级的灵动和机巧,行止之间,更似真人,更让吴炉和陆良心颤的是,当中锐士傀儡的刀锋上,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华,那是法力加持所形成的灵元锋刃,能够极大增强攻击的效果,拥有着破罡杀伤的威力。

    吴炉也算见多识广,立刻明白了这门牵丝术对李尘的意义。

    通过此术,李尘的五具傀儡都像是同时活了过来,拥有着远胜寻常傀儡的灵巧,与此同时,李尘自己也成为一大炼炉和灵泵,能够随时随地加持力量,赋予它们更强的攻击和防御能力!

    这正是线吊戏被称为“人机合一”的原因,平常傀儡师操纵傀儡战斗,自身几乎闲着无事,法力用处也不大,但有了这一法术,却能把自身的战力也加持上去,而且能够自由分配,灵活运用。

    有喽啰看着丝线纤细,想要持刀将其砍断,但却只见它如同虚影荡过,根本无处着力,反倒是猎刀被锐士手中刀锋一削,当场应声而断,胸口也瞬间飙血,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另外几人同样举着刀冲了上去,结果锐士手起刀落,再次齐刷刷的削掉一截,又再伤了三个。

    陆良一边操纵螳蛛抵挡甲士,一边破口大骂:“蠢货!法力丝线又不是真实灵材,你们砍个屁!快攻他本身!”

    平常傀儡师演机,连隔空都能操控,这是因为法力拥有着遥感的传递效应,只是距离受限于神识所涉范围,自然不会受到这般寻常攻击的影响。

    但陆良话音刚落,就突然发觉,身前螳蛛的一条蛛腿突然后钩,如同利矛戳穿了自己的裆部!

    “我草!”

    陆良当场跪地,冷汗狂泄,面容也几近扭曲。

    他抽着冷气,如同抽搐般呻吟哀鸣:“什……什么时候……”

    手机用户请浏览 偃者道途,ad990.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