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偃者道途 >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110章 难在两瓢饮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110章 难在两瓢饮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偃者道途,ad990.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这家伙,油盐不进啊。”

    李尘一听就明白,这人是个老油子,可没有严襄等人学生心性那么好相处。

    他只得笑笑道:“就算如此,道友你也是前辈,到时候若有机会,还望不吝引荐啊。”

    何髯道:“唔,好说。”

    说话间,严襄几个人走了进来,顿时又是一阵招呼,这时候,众人也终于见到了严襄他们对待李尘格外不同的热情,不免感觉有些惊诧。

    赵师匠稍后来到,他对一帮外人的出现并无意外,显然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坐在上面,就讲了起来。

    “今日我们讲元气化生之法。”

    “第三课,第五小节,聚灵塑形之变化……”

    他所讲的,正是当日牵丝连线之后,气脉充盈于木偶之身,形成包裹木架的灵体的法门。

    这是抽丝驳经衍生出来的运用法门,后为线吊戏所吸纳,取其精华,发扬光大,也就成为了必修课程之一。

    李尘根本跟不上进度,只能强行记下赵师匠所讲,以图今后寻机消化。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赵师匠起身道:“今天就先讲到这里吧,下午实操,你们几个自行练习。”

    这是对严襄五人说的,至于其他人,赵师匠从始至终就当做没有看见,毕竟他们原本就不是他带的弟子,也没有义务多加照顾。

    但末了,他却又额外道:“何髯,李尘,你们来一下。”

    在众人意外和羡慕的目光中,何髯和李尘起身,跟着赵师匠走了出去。

    赵师匠离开课室之后,没有多说什么,带着两人穿过走廊,往另外一边的居住区走去。

    李尘心中带着疑惑跟随其后,却见赵师匠进了一间看起来像是私人书房的小屋,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指着桌子对面的长椅道:“坐。”

    两人依言坐下,赵师匠这才缓缓开口道:“一个一个来吧,何髯,你先说说,钱会首那边怎么回事?”

    何髯道:“东翁,钱会首表示已经领会了你的意思,但下面人见着位置空缺,难免多想,而且地煞门之事,向来都是草莽江湖自行解决,他一时之间也难寻机会插手。”

    赵师匠哼了一声,道:“什么草莽江湖,世家豪强的,在本宗面前有何区别?而且我懒得理会他们那些破事,但有一点,局势要尽快安定下来,各路人等,恢复原状。”

    何髯道:“我会再催催他们,既然东翁并不关心由谁上位,想必能够很快稳住此间局势,不过钱会首也提到,地煞门似乎有意借此机会收服此间分舵,重新把它归于自己掌控,倘若执意要从他们那里调任过来,只怕会再横生枝节。”

    赵师匠眉头微皱:“他们真要那么做?”

    何髯道:“看钱会首的样子,似乎并非危言耸听,而是已经收到了风声。”

    李尘闻言微讶,没有想到,他们此刻所谈的,竟然是自己干掉杨好义之后的后续。

    听他们意思,似乎杨好义之死引起了本土势力和地煞门高层的争锋,站在钱会首和赵师匠等人的立场,无疑是希望整个凛风谷战场上下人等都与他们一个鼻孔出气,不要再有其他势力制衡,或者有强力人物插足。

    但地煞门横跨洲域,势力遍布千山万水,肯定也不甘心此间分舵名存实亡,失去对这一方草莽和相应利益的掌控。

    杨好义之死,无疑是个重新洗牌的机会,让他们有机会卷土重来。

    不过李尘并不知道更多内幕,也只能胡乱猜测一番。

    赵师匠和何髯谈完,让他先行离开,这才把目光转向李尘:“你这是打算学我线吊戏,一窥抽丝驳经究竟?”

    李尘忙道:“学生不敢,只是仰慕师匠技艺,前来旁听,若能有一二所得,侥幸之至。”

    赵师匠道:“如今又不是蒙昧的古修时代,讲究什么师徒父子,敝帚自珍,我们偃者虽然同样信奉法不可轻传,但更明白,在天地大道面前,千般法术,万般神通,不过鸿毛而已。”

    “既是鸿毛,那就没有什么敢不敢的,莫说你是偃者工匠,就是一名学徒,寻常的草莽散修,贪慕神通,心生向往,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他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却是带着几分严肃之色道,“世间法门万万千千种,看似繁花似锦,实则迷乱人眼,求道之难,难在两瓢饮啊!”

    李尘道:“学生明白,吾生也有涯,而知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嗯?”这句来自前世地球的名言一出,赵师匠忍不住怔了下,点头赞道,“倒是好见识,不过你既然知此,为何不与天争命?”

    李尘辩解道:“此中亦有实用之术。”

    赵师匠道:“你说的没错,这已经是完整的法门,无论贩卖灵材,还是演机操纵,都有实用之处,但我可以明白告诉你,你很难学到其中精髓。”

    不待李尘多说,他又接着道:“并非我轻视于你,而是此道博大精深,牵涉内容繁多而又深奥,涉及到生灵神经和意识反应的,从来就没有哪一样是普通技艺。”

    “你若想学,可曾考虑过,打算花上几年心血和多大代价去学,学到什么程度,学成之后,又如何学以致用?”

    李尘默然,良久才摇头道:“我曾考虑过这些问题,但并未仔细。”

    赵师匠道:“看你气色不错,盈盈有光,换过灵血吧?那就应该知道换血之术是怎么回事。”

    “说到此法,步师匠视之为积攒资粮的门路,垄断此间经营,外人无法插手,我抽丝驳经亦是秘法传承,牵丝术,驳经法,乃至完整的线吊戏都可以外传,但相关的产业和营生,却是不可相让的。”

    李尘道:“学生明白,但学生为散修,若不抓住机会,只怕有限可见的生涯内,再难遇见赵师匠这般的名师高人。”

    赵师匠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你这小子……罢了,既然如此,我就给你一些建议,自己好好考虑清楚吧。”

    李尘闻言,心道戏肉终于来了,连忙坐直身躯,作洗耳恭听状。

    手机用户请浏览 偃者道途,ad990.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