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偃者道途 >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107章 演机祖术线吊戏!

《偃者道途》 第一卷 草莽之路 第107章 演机祖术线吊戏!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偃者道途,ad990.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李尘就当是曾经面对教谕做过的答辩一般,把自己进献的那套群蜂之术讲解了一番。

    这原本是学徒晋升工匠所用,也没有什么高深复杂的地方,真正高深复杂的是他的压箱底绝活,因此小半刻功夫就讲完了。

    赵师匠听完,不置可否道:“这好像是演机之法上的运用啊,于工匠而言,也称得上是小巧了,深入挖掘下去,似乎大有潜力。”

    严襄赞道:“师匠所言极是,这听起来似乎是机械智能的范畴,李道兄可真是厉害!”

    赵师匠笑了笑,道:“我们偃者能够点化通灵,开启造物灵智,那才是真正的大道。”

    这是偃者道途主流的观点,李尘这个世外之人简直如同夜空中的萤虫,那么的鲜明出众,又那么的格格不入。

    除非他有朝一日,能够成为真正的强者大能,否则,他从前世地球所带来的理念,注定了很难受到真正认可。

    毕竟相比此世修真文明,前世的科技文明,只不过是个婴儿而已。

    赵师匠又对李尘道:“我原本还想指点你一招半式来着,但于我而言,此道恰非所长,以你条件,想要据此继续研究下去也非易事,只能靠宗里那些得到你秘法启发的后来者们了。”

    “你可知道,所有这些兑换所得的法门,都将被录入本宗书阁,按照不同品级,类别,分别供应内门,外门?”

    “漫漫历史长河中,无数人从中得到启发,道术有成,进而又将所得精髓编入《偃门全书》之中,化作世人所知的通用知识。”

    “你不必自傲,也无需失落,偃门技艺,终究还是属于我全体偃者,谁来发扬光大,不过是时运机遇的问题。”

    李尘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总不能告诉赵师匠,自己其实私藏不少后手吧?

    不过赵师匠这么对李尘说,也是人之常情,因为按照常理推断,他这般的散修,顶天也就是个晋升筑基,磕磕绊绊,修成师匠造诣的资质,这已经算得上是万千人中脱颖而出了。

    以赵师匠此刻的身份地位,评价李尘也不需什么客气,相反,明着告诉他这些,还算得上是提点,让他趁早把时间精力放在更加值得投注的地方。

    赵师匠一时辨人难明,自然也不会认为,李尘拥有什么大匠资质,甚至成就更高境界的可能。

    李尘只得略过此事,问道:“不知赵师匠钻研的是哪一领域,学生是否有幸聆听教诲?”

    赵师匠道:“聆听教诲就不必了,我也不是什么高端大气的人物,不过一垂暮老翁而已,年轻人你若有兴致,坐下来看我演段傀儡戏,听听我新编的偃曲。”

    李尘不明就里,严襄却应声搬了张凳子过来,他也只得坐下,看几名严襄的师兄弟们飞快清空附近桌椅,在大室里面腾出个宽达数丈见方的场地。

    又有人搬了几个简陋的木架子过来,李尘特意看了几眼,发现那就是彻头彻尾的普通木架,做成类似人体的大模样,辅以球形关节,整个看起来,有点像是那种所谓的“火柴人”。

    严襄又从墙边拖出一口大箱子,麻利的捡出几个类似皮影,又似衣裳的皮子外套,套在了木架人的身上。

    顿时间,木架人的样子便变得鲜活起来。

    李尘带着几分好奇看向那些人儿,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见那些皮子涂抹颜料,色彩鲜艳,竟然是类似前世京剧的戏服。

    等到严襄把其中一个木架人抖开,李尘终于恍然大悟:“还真是戏服啊。”

    几名学生已然坐到了角落:“师匠,都准备好了。”

    李尘看了过去,只见他们身边架鼓安锣,类似前世地球的二胡,板子,唢呐等乐器已然备好。

    李尘心中暗自纳罕:“当真要唱大戏?”

    赵柯呵呵笑道:“好,开始。”

    他一声令下,便听得咚咚锵锵,一段紧张而又带着几分萧瑟之意的锣鼓喧鸣响了起来。

    “咿……呀……”

    “青山有憾失翠微,白玉无玷伴风雨……”

    “拨粉堆盐,祥瑞无欠,飞霜白地,天地寒僵……”

    赵柯引吭低吟,古朴,凄凉的唱腔,如同有人在李尘耳畔低声述说,把一副雪夜之下,风霜夹雨,有人步履蹒跚,行走在苍茫雪原之中的场景描绘了出来。

    在一阵如泣如诉的独奏中,赵柯突然十指张开,白芒飞射,如同丝线牵连,搭在了一具穿着戏服的木架人上面。

    但见光华流转,气脉充盈,那木架人竟像是被一团幽幽的光华所笼罩,原本没有任何支撑,软绵绵趴在地上瘫成一团的木架人如同被注入了生命,霍然起身。

    赵柯指节牵引,那木架人便被他操纵,作出了在雪夜之中踉跄而行,艰难凄苦的模样。

    “夫啊……”

    赵柯再次伸手,另外五指灵光飞射,同样攀在另外一个木架人身上,那人儿也飒然而立。

    这是个身穿青衫,作青年学子打扮的偃者工匠形象。

    “妻啊……”

    两个木人儿,就这么在他两手操纵之下一走一动,极尽生动苦情之能事。

    不多时,夫妻念白完毕,严襄和另外一名弟子放下手头乐器,各自伸手,法力蕴着微芒,如同飞蛛牵丝,把一个个家丁模样的追兵拉了上场。

    再之后,便是双方对话,青年偃者和好几个追兵各自放出傀儡,乒乒乓乓打成一团。

    青年偃者寡不敌众,在妻子的哭喊之中被打倒在地,眼睁睁看着妻子被家丁带走。

    这大概是个穷学徒与千金大小姐相恋,结果门不当户不对,苦命鸳鸯被迫分离的故事。

    古往今来,前世今生,亦是经久不衰。

    但李尘看着看着,早已无心剧情,只感觉脑中如同有电流涌过,一股激动得难以自已的莫名感觉升起在心头。

    “这是造倡秘法当中,抽丝驳经的法门!他们如今所演绎的,便是抽丝驳经的前身,提线操纵之术,又名演机祖术,线吊戏!”

    手机用户请浏览 偃者道途,ad990.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