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偃者道途 > 第1章 李尘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偃者道途,ad990.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偃师者,古之神匠造物者也,尝造机关人以为倡,趋步俯仰,巧若真实,领其颅,则歌合律,捧其手,则舞应节,千变万化,惟意所适。皆傅会革,木,胶,漆,白,黑,丹,青之所为,内则肝胆,心肺,脾肾,肠胃,外则筋骨,支节,皮毛,齿发,无不毕具。”

    “问曰:人之巧可与造化者同功乎?”

    “偃师曰:可!遂传道于世。”

    “后人感其恩德,故以匠中巧妙者名之,乃为百工之祖。”

    ……

    东胜洲,庸国境内,名为白岩坊的修士聚散地中,一群少年正捧着书本齐声朗诵。

    其中一名看起来颇为机灵的少年被单独罚在堂外,正双目汍澜,作可怜兮兮状。

    可堂上师匠模样的中年男子黑着脸,毫不理会,直到整个《偃师传》序篇诵毕,人声渐停,才开口训斥道:“你等为偃者学徒,自蒙学起便习祖师传记,修百工之术,岂敢忘本?”

    “师匠,小子知错了!”机灵少年泪目道,“我刚才也是无心之言,你就原谅我吧。”

    “是啊,师匠,你就原谅他吧。”其他少年纷纷求情。

    中年男子瞪了少年几眼,终于松口:“回去抄写本传并序前十篇十遍!明日午时之前交给我!”

    机灵少年闻言,顿时就如同焉了的茄子一般,头都耷拉下去,犹自小声讨价还价道:“这么多,可不可以少一点?”

    中年男子怒道:“再废话,就给我抄一百遍!”

    机灵少年吓得一抖:“师匠饶命!”

    “哼!”中年男子余怒未消,但终究还是转身离去。

    “哇,你这次真的完了!”

    “祖师传纪本传并序前十篇,少说也得有三千文字,抄写十遍,就是三万字。”

    “哈哈哈哈……”

    等到中年男子走后,之前还替他求情的少年们轰的一声散开,如同放羊般喧闹起来。

    机灵少年颓然道:“我不就是抱怨了一下为匠艰辛,不如剑修术士潇洒出尘吗,何至于此?”

    “还何至于此?”有人吹着唿哨道,“你敢当师匠面多说一句试试?”

    “是呀,谁不知剑修术士虽有神通法术之奇,却无大道之妙,是谓有术无道?”

    “你这是身在东胜心在西贺,大大的奸人啊!”

    “不若我等去告发,让师匠罚他多抄几遍。”

    机灵少年听到,顿时面色更苦了,连连作揖行礼,四处告饶。

    这一派同窗玩闹的场景,让不远处踞坐而观的李尘倍感亲切,面上不禁也浮现出一丝会意的微笑。

    他的思绪飘飞,如同回到了许多年前,犹自还在地球,为一莘莘学子的年月。

    只是时移世易,如今不但多年光阴过去,自身也再世为人,彻底成为这个修真世界中的孤独浪客……

    “你笑什么,你也觉得他说的有理吗?”突然,一个声音在李尘旁边响起。

    李尘吃了一惊,连忙起身相迎道:“见过师匠。”

    他解释道:“师匠,我并无赞同之意,因百工之事皆圣人之作,烁金以为刃,凝土以为器,作车以行陆,作舟以行水,此为道术,我等偃者已得。”

    “剑修术士之流,表面看来踏莲曳波,凭虚御风,能吞吐水火,施行五气,更有大修士者朝游北海暮苍梧的潇洒浪漫,实则如筏喻者,好比欲求超脱彼岸,却负舟而行。”

    “泛泛之流,有术无道,忘却借假修真之本意,更是如同猴戏一般博人笑耳,是以李尘并不羡慕其等,更看不上什么仙风侠骨。”

    来人正是之前训斥少年们的中年男子,其名为赵斌,乃是这一白岩坊内天工学院的山长,在两世为人的李尘理解中,相当于小学或者初中校长一般的人物。

    又或者……某某技工学校的老师?

    李尘心中闪过乱七八糟的念头,表面礼节却一点儿都不含糊,因为他今生的身份只是一名凄苦伶仃的孤儿,和已经成为师匠,具有一定财富和身份地位的赵斌相比,简直有如云泥。

    李尘此世由于家贫,又在幼时遭逢战乱流离,错过拜入造化宗,接受完备偃师传承的机会,只能退而求其次,和许多有志于踏上修行之路的草莽之辈一般,做了求道诸己的散修。

    他如今所做的行为,是为旁听,实则与偷学技艺无异。

    也就是经历许多年时代发展,修真界不再崇古和保守,这才允许如此行径。

    但原则上,赵斌赵师匠,也是有资格随时把自己赶走,不允许旁听的。

    再者,多年以来,李尘听其课程,感其恩德,早在内心里视之如师长,自有一种与别人不同的尊重。

    见李尘态度恭敬,说出的话语也甚合自己心意,赵斌阴沉的面色这才稍缓,旋即却又多出几分与对待之前那些少年之时不同的意味。

    “李尘,小小年纪,竟有这般见识,你真的和别人不一样!”

    李尘道:“师匠谬赞。”

    赵斌道:“你最近学业如何?”说着,目光却移到了李尘身后不远处,一个大小如碟盘,正发着轻微的嗡嗡之声,悬浮在树顶的机关器上。

    以李尘两世为人的眼光来看,那只是他结合前世见识和今生修为所作的四旋翼飞行器,也就是大众认知中比较常见的那种“无人机”。

    赵斌却对其中机械原理颇感兴趣,也因着几年前意外发现他造出此物而另眼相看,认为此子构思奇巧,颇具天赋,将来说不得要有一番成就。

    李尘道:“托师匠的福,我已吃透此物技艺,正式将其作图存录,化作秘谱。”

    赵斌道:“我这半年多不曾关注你进展,不想你竟然真的做到了这一步,你可知道,我为何要叫你吃透此物,化作图谱?”

    李尘心中一动,依稀猜到了什么,但却还是故作疑惑,道:“这个……我不知道。”

    赵斌正色道:“上交图谱,献于宗门,这是你获授身份,并得秘法传承的大好机会!”

    “散修不易。”他说到这里,不无遗憾,“可惜你当年没能拜入本宗,成为弟子,否则单凭这一图谱,都已经足够进入内门,甚至有望真传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偃者道途,ad990.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